欧洲杯直播吧_欧洲杯录像回放_免费欧洲杯直播无插件

返回首页 微信
微信
手机版
手机版

远方不远 我在广州的帐篷生活

2024-02-14 新闻来源:欧洲杯直播吧_欧洲杯录像回放_免费欧洲杯直播无插件 围观:42
电脑广告
手机广告

山上帐篷露营的感受_自驾帐篷露营游记_登山露营帐篷

广州从化的某露营地山清水秀。目前,广州首批开放的24处公园草坪“不得使用脚钉固定帐篷”,因此暂时不能搭建天幕。受访者供图

铺上野餐垫,搭个帐篷,支起小椅子,或坐或卧,读一本书,画一张画,享用野餐或者享受露营……冬日暖阳下,有一种休闲方式叫“我在广州搭帐篷”。遇上天气好的日子,无论是市区的公园绿地,还是郊外的绿野山间,总能见到帐篷一族。周末假期,搭帐篷露营或者野餐,成为了广州人一种新的休闲生活方式。

朱卫卫

最常去二沙岛艺术公园 在大自然里遛娃轻松惬意

朱卫卫一家第一次去公园野餐还是七八年前。“一般的室内乐园或者儿童公园,家长还得跟着孩子全程跑,挺累的。”对于二孩妈妈朱卫卫来说,带孩子到公园野餐是经济实惠又轻松惬意的“带娃方式”。叫上两三家好友,一起在草坪上铺个野餐垫,秋季遇上好天气,能从上午10点一直玩到下午5点。“小孩子们在旁边玩耍,我们坐在上面休息聊天,旁边的小花小草陪伴着,感觉挺浪漫。”

他们一家去过不少草坪搭帐篷,二沙岛艺术公园、会展公园、珠江公园,远一点的还去过大夫山森林公园和大学城中心湖。朱卫卫表示,“我们最常去的就是二沙岛艺术公园,离家近,在市中心叫外卖也很方便。二沙岛那边有好几片大草坪,还能看到广州塔。”朱卫卫打趣道,当广州塔下刚好有花卉艺术展时,还能假装自己是在浪漫的普罗旺斯。她认为,对大自然的向往让更多的人倾向于户外休闲。“广州的天气很适合户外休闲,野餐和露营都不会太冷。”

但在草地嬉戏时,她也遇到过不少麻烦。有时在公园搭帐篷会遭到驱赶,在树上挂吊床时也会被禁止,“还有时玩着玩着就遇到草坪浇水,把我们就浇走了。”为此她建议,园区绿化的淋水时间可以和开放给市民搭帐篷的时间相错开。随着广州第一批24个公园绿地开展帐篷区试点,到大自然遛娃的人将越来越多。她建议园方增加垃圾桶的数量,加大保洁力度,市民游客也要自觉爱护环境,清理自己产生的垃圾。

邹小姐

好的生态环境不只是看也要能享用

对邹小姐来说,2021年的跨年十分特别。他们一家人和朋友们在清远英西峰林的营地里,搭起帐篷,升起篝火,一起倒数迎新年。大家一边开心地大叫着,一边点燃了烟花棒。之前她大多在周末带着小朋友去公园扎帐篷,“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户外过夜露营,就带上了防潮垫、床垫和帐篷灯等。”

没接触露营前,每年11月前后,趁着有太阳的时候,邹小姐会和家人一起去公园的草坪扎帐篷。邹小姐一家最常去的是琶洲塔公园,“一开始那里人很少,非常安静,里面环境也不错,还有个小山坡。”

“大家其实都是喜欢大自然的。之前可能会觉得搭帐篷门槛挺高的,其实一些快收设计的帐篷,无论是搭建还是拆除两三下就搞定了。去户外休闲还可以让孩子少接触电子产品,多点亲近大自然。此外,疫情也让露营热度进一步升温。”

邹小姐表示,在公园的绿地上搭帐篷正是城市需要的休闲方式,“我们不希望生态环境就只是给人们看,而不能享用。”她希望,除了开放场地之外,政府能多做一些宣导工作,让市民知道怎样更好地去享用和保护这些美好环境。“我们也要告诉小朋友,尽量不要让垃圾落地,保护原有的草皮。”

婉小姐

所有跟野餐相关的回忆都是美好的

婉小姐是北方人,到了广州后,遇到天气晴好,她喜欢喊上几个朋友一起去野餐。“二沙岛的草坪是‘最佳野餐地’,环境好,设施完善,离珠江新城很近,点外卖也很方便。”婉小姐大赞。

“现在回想起来,所有跟野餐或露营相关的回忆都是美好的。”深夜时分,婉小姐和小伙伴躺在草地上,天空中挂满清晰可见的星星,还有不时划过的流星,“那是城市里没有的美景。”之前在英国野餐时曾遇到两个女生,她们在海边铺了野餐垫,放着音乐品尝着红酒。最近在二沙岛野餐时婉小姐也遇到四个女孩子,她们在野餐垫上摆上各种各样的零食、小吃还有花束,拍照、放风筝、打牌,将野餐变得更有趣。“这就是享受生活的样子,看着就让人羡慕。”

婉小姐也经历过险事。在一次沙漠露营途中,婉小姐一行人的其中一台越野车损坏了,由于手机没有信号叫不到拖车,其他几辆车拴上牵引绳才把坏车拉到一处当地人家。婉小姐提醒道,野外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和危险,在城市中设定更多的露营区十分有必要。

“城市人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,人们越来越向往悠闲的与自然近距离接触的乡村生活。”

野餐分为“野”和“餐”。在野外吃饭没有固定的菜单也没有被催促的紧迫感。慢节奏地吃饭聊天,亲近大自然,让在城市中忙碌生活的人得到很好的放松。她去野餐时,时常会自备一些零食,带上扑克牌、风筝、小音响之类的,增加野餐的乐趣。

Fifi

自购上万元装备“搬家式”露营

大学曾在美国就读的Fifi,接触过不少户外爱好者,对露营又爱又怕。“觉得有意思,但怕危险。”回国工作后,2019年,她在朋友的带领下才第一次体验户外露营。入坑后,她去过云南、海南等地体验扎营。

“去到现场后发现现在露营地的条件都还不错,帐篷由场地方搭建好,只需带换洗衣物就可以了。”谈及第一次露营体验,Fifi笑着说,那时还担心安全问题,带了一把锁,晚上睡觉时把自己锁在帐篷里。第一次体验让Fifi一发不可收地喜欢上露营,回家后开始通过社交网站收集露营所需的各种物品,最后根据自己的判断梳理出了露营装备清单。

Fifi介绍,露营一般分两种,“搬家式”的露营是当下比较流行的Glamping(轻奢露营),在情况允许下,尽可能地备足装备。一种是轻量化露营,也就是户外徒步旅行时比较常见的露营方式。两者之中,Fifi更享受Glamping。从桌椅到锅炉,从睡垫到暖炉,不同大小的帐篷……在Fifi的社交朋友圈上,每次露营晒出的装备都让人大呼精致。她曾经与朋友一起聚在篝火旁夜谈,也曾经在营地里看露天电影、喝红酒、煎牛排。

如今,Fifi露营装备清单上的物品已多达五六十项。截至目前,Fifi在采购装备上花的费用达五位数。“露营圈里免不了会有‘烧装备’的情况出现,建议在能力范围内综合考虑产品的性价比和质量再做选择。”她提醒。

拉姆

露营时女儿第一次看见了萤火虫

拉姆是个户外徒步爱好者,经常背一个大背包,把帐篷之类的物品全部带上就出发了。孩子长大以后,一家人一起的露营活动渐渐多了起来,9岁的女儿也乐在其中。

带小孩一起出去爬山、露营,他们尽量选择当天来回。拉姆说,增城、从化、花都等郊区营地自然环境优越,有树林有溪水,孩子们割稻谷、烤鸡,玩得不亦乐乎。一次在增城露营,一家人在饭后还遇到了萤火虫,这是女儿在城市里从来没见过的。尽管如今受到疫情的影响,外出露营的地点有一定的限制,但广州市内仍然有许多选择。

拉姆说,如果去广州稍远的地区,比如增城、从化、花都,都有不少露营基地,之前她去过增城的一个荔枝果园,有天然游泳池,可以在里面摘荔枝和烧烤,营地十分平整和干净,在荔枝成熟时节去露营,特别好玩。

蓝蓝

去不同的地方心情不一样 就如换个地方开始新生活

蓝蓝去年第一次接触到野外家庭聚会,之后就迷上露营。南沙、大学城等地有水有大片草地,是她常去的地方。由于工作时间自由,她一般选择工作日去露营,避开周末高峰。“去不同的地方心情会不一样,就像换了个地方生活,一切都是新的开始。”

露营可繁可简,如果对装备要求不高,花几百上千就能搞掂,要求高一点花个几万元。蓝蓝属于后者,虽然接触露营时间不长,帐篷、椅子、桌子、灯、睡袋、行军床、户外用的杯子、锅、碗各种东西齐全。蓝蓝笑称,再玩下去,家里就要换一台大车,后尾箱才能装得下这套露营的装备。

“露营有趣的地方是可以跟不认识的营友聊天,还可以串门聊天。”蓝蓝还记得,第一次出去野餐,天下着小雨。蓝蓝拿着新买的天幕束手无策,最后隔壁的热心营友帮忙搭好,还教会了蓝蓝很多露营的知识。

在蓝蓝组织的一次朋友帐篷聚会上,认识了十几年的好朋友们聚在一起,有人提供帐篷,有人准备食材,有人准备桌游。比起传统的吃饭聚餐、桌游唱K,更有意思。蓝蓝的朋友更说:“朋友之间一起分工合作,围坐一起享受美食,更有幸福感。”

这里有一片天、一块草地、一群人、一桌好故事

02版 有一张可以观海寻花吹风赏月的帐篷地图

03版 有一份达人支招的超详细装备选购清单

CBDTIMES有你向往的生活……

专题采写:南都记者 夏嘉雯 郑雨楠 王美苏 刘安琪 杨丽云 实习生 温文熹 张泠昳 肖怡然

文章底部电脑广告
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相关文章